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配书的语言文字部落嗑

古稀媒体人,每天发博文。纯洁汉语言,对事不对人。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考入复旦大学新闻系,高级记者(高级编辑),从事编辑工作数十年,著有《大报大刊名家名作错别字例析》《汉语新词新义》《成语纠错手册》《常见别字纠错手册》《音近词辨析手册》《行政机关公文写作与处理》《贞观政要全译》《治国理政箴言》《趣说汉字》等30余部。退休12年,出书12部。计划再写20多本,到80岁时,再视情况决定写不写。

网易考拉推荐
 
 

捍卫汉语尊严 老教师语林啄木“咬”名家  

2013-04-02 17:01:21|  分类: 编校秘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捍卫汉语尊严 老教师语林啄木频“咬”名家
佚  名
核心提示

        年前,本报刊登了新华社的一篇文章——《〈咬文嚼字〉2012年开“咬”12位知名博主》。这些在新浪网上频发文章的知名博主包括方舟子、韩寒、钱文忠、马未都等不同年龄段的文化名人。文中列举了首位被“咬”者方舟子博文的几处差错;提及其中一处时新华社记者写道:“方舟子在一篇博文中提到自己对一位大作家竟是‘闻所未闻’。事实上,‘闻所未闻’的意思是‘听到了以前从来没有听到过的’,而并非‘从来没有听到’,恰恰把这个成语的意思弄反了。”
      挑出方舟子这一差错的,是夏县老教师黄典荣。
      近年来,为维护祖国语言文字的纯洁,黄典荣语林啄木,频“咬”名人、名报、名刊,已先后发表“咬嚼”文章36篇。记者被黄先生这种醉心于净化社会语文环境的执著精神所感动,于近日采访了他。


从小好推敲 挑错专家原是“初中毕业”

        谁能想到,在国内知名刊物上频“咬”名家的挑错专家(新华社2010年一篇相关报道中所用称呼)黄典荣,其第一学历竟然仅仅是初中呢?
        黄典荣,夏县庙前镇张郭店村人,1953年生。1970年初中毕业后,他因家庭成分“高”而未能被推荐上高中,后来当了多年民办教师。1989年,在原运城地区组织的有关统考中,他以全县中教总分第一的成绩被转为公办教师,同年即被调入夏县教师进修校执教,后退居二线于该校副校长任上。
        黄典荣从小喜好推敲词句。自打任教之初起,他就利用一切业余时间刻苦自修。截至1984年年底,他已忙里偷闲先后借阅或购读了分别由著名学者范文澜、王力、吕叔湘、胡裕树主编或撰著的《中国通史简编》《古代汉语》《汉语语法分析问题》《现代汉语》等史学和语言学专著。有好几个大年初一、正月十五,他都是在悠然读书中度过的,他说这是自己难得的精神享受。1985年、1988年,黄典荣先后获得高师函授中文专业毕业证书和中教一级任职资格证书。
        近年来,黄典荣3次被《咬文嚼字》评为年度荣誉校对;自去年1月始,被该刊编辑部聘为特约撰稿人。他说,《咬文嚼字》的特约撰稿人多是教授级别的,他的学历最低。


首“咬”景克宁 受到鼓励一发而不可收


        黄典荣说:“你们可能不知道,我首‘咬’之人不是别人,是咱们的景克宁教授。”
        他回忆道,1984年冬,原运城师专中文系学者孙功炎、景克宁、王树山、孟肇咏4位应邀前往夏县给全县文科教师讲学。景教授长达数小时的激情演讲,使从头到尾凝神聆听的黄典荣大受教益。之后不久,他斗胆致信先生,对其演讲过程中的一些措辞提出旨在求教的“商榷”意见。没想到此信寄出不到半月时间,他就收到先生回信,这让他有受宠若惊之感。
        景克宁在信中说:“典荣同志:喜读手书,语颇中肯,辨细入微,所指皆是。我素以严于治学为本,然则表述疏漏,竟有如许!您能坦率揭示,可敬可佩,特为致谢……”
        黄典荣说,受到景老褒勉之后,他越发喜好咬文嚼字了。


频“咬”众名家 得到理解越“咬”越来劲


        黄典荣说:“近年来,我不揣浅陋‘咬’名人、名媒体,而且越‘咬’越来劲。”
        2008年12月以来,黄典荣已在《咬文嚼字》上发表文章15篇。这些文章的指误对象包括阎崇年、陈忠实、铁凝、余秋雨、方舟子、韩寒等著名作家的著作,央视一、三频道所播节目以及《凤凰周刊》《环球人物》《南都周刊》《新民周刊》所载文章。去年初夏以来,他在由国家语委主办的《语言文字报》和上海市语委主办的《语言文字周报》上发表文章13篇,给著名作家莫言、池莉、张贤亮的著作,央视《今日说法》节目字幕以及《辞海》《瞭望》等权威书刊报纸挑错。此外,他还给辞书编纂家金文明、出版物审读专家郝铭鉴、《语言文字报》社长王旭明、《咬文嚼字》副编审杨林成等先生的大作挑过瑕疵。
        黄典荣说,给名家挑错之后,他对成语闻过则喜、从善如流、虚怀若谷有了更为切实、深刻的理解。正像《咬文嚼字》主编郝铭鉴所说:“越是有文化的,越能尊重文化;越是有水平的,越能听取批评。”这些作家、学者看到他的挑错文章不仅没有见怪,反而写信或打电话表示感谢、赞许和鼓励。这无疑是他多年来孜孜不倦啄木语林的强大动力。日前,他刚审读完杨林成先生所寄其学术新作《〈金瓶梅〉的语言艺术》书稿。
        在2008年第12期《咬文嚼字》重点栏目《众矢之的》的头条位置,黄典荣发表文章给阎崇年著作挑错。阎先生闻错则喜,对采访他的记者说:“我愿意拜指出我书中错误的读者先生为师。”不久后,黄典荣就收到了阎崇年寄赠的签名新书《袁崇焕传》。
        去年,黄典荣给《咬文嚼字》挑错14处,该刊主编郝铭鉴、副主编王敏分别来信表示感谢,并完全认同他对其中11处的修改意见。
        不久前,《咬文嚼字》首席特约审校蔡维藩先生寄来自己4部签名著作,说“请黄老师给挑挑错”。蔡在来信中说:“黄先生治学严谨,行文缜密,彰显出深厚功底,令人钦佩……”


“咬”出名气后 运城名人上门求“咬嚼”

黄典荣不但“咬”省外名家,对咱运城的名人也照“咬”不误。
      他曾先后给运城市文联原主席王西兰、运城学院老教授孟肇咏等数位运城名家的著作或多或少指过瑕疵,还给现任山西省副省长、省作协主席张平的著作挑过错。
      因为擅长“咬文嚼字”,黄典荣在运城作家圈的名气越来越大,好多人都知道夏县有这么一位在文字上爱较真而且颇有造诣的老教师,他们在出书前会主动送去样书,请黄老师“咬嚼”一下。
      黄典荣曾应邀审校了孟昭民、冯建国、孙建强等先生的大作书稿,又曾应聘给《河东文化丛书》第一辑(含周宗奇、张雅茜、冯建国、韩振远、王振川5位长篇著作各一部)做印前文字校审……


兴趣加责任 啄木语林捍卫汉语尊严

        当问及何以多年来痴迷于文字挑错时,黄先生告诉记者:刚开始是兴趣使然,现在更多的是责任心使然。
        他说,汉语言是老祖先留给我们的一座文化宝库,自古至今一直都是广大国人最重要的交际工具,我们必须敬重它,规范使用它。现在,从总体上看,出版物上的差错越来越多,这一方面是因为人们社会生活节奏的加快,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由此而导致的不少作者和编、校者越来越浮躁。作为一名教师,他觉得自己有责任“为推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规范化、标准化及其健康发展”尽一己之力,做一些事情。今后,他将继续“咬嚼”下去,不时给作者和媒体提个醒,以引起越来越多的人对祖国语言文字的敬重。“不信东风唤不回”,黄典荣对孟昭民先生书赠他的这一宋人诗句自有特殊的解读。
        采访结束时,面对黄先生守护语林的执著精神,记者想起了3段文字:
        一是王西兰在给黄典荣的回信中所写:“感谢你的严肃、认真和捍卫汉语尊严的努力。”
        二是《咬文嚼字》资深编委金文明所说:“咬文嚼字体现的是一种文化精神,没有文化的使命感和社会的责任感,是体会不到‘咬文嚼字’妙处的。”
        三是《咬文嚼字》主编郝铭鉴所说:“当一个民族的语言文字处于混乱状态时,咬文嚼字便是自觉在承担一种历史使命……咬文嚼字的精神,就是一种自觉维护民族文化根基的精神。”
        这,或许能基本概括黄典荣这位老教师啄木语林多年,迄今仍然乐此不疲的动力和追求之所在吧。

(本文由博密王中原老师提供)
  评论这张
 
阅读(39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