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配书的语言文字部落嗑

古稀媒体人,每天发博文。纯洁汉语言,对事不对人。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考入复旦大学新闻系,高级记者(高级编辑),从事编辑工作数十年,著有《大报大刊名家名作错别字例析》《汉语新词新义》《成语纠错手册》《常见别字纠错手册》《音近词辨析手册》《行政机关公文写作与处理》《贞观政要全译》《治国理政箴言》《趣说汉字》等30余部。退休12年,出书12部。计划再写20多本,到80岁时,再视情况决定写不写。

网易考拉推荐
 
 

汉字知多少  

2013-10-10 16:45:27|  分类: 媒海捞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汉字知多少?

黄小聪

         近段时间,我们全家追着看CCTV的《中国汉字听写大会》。先是看,边看边用手默默跟着比划,划对划错也没在意。最近的一期,全家拿着纸笔跟着电视节目中的小选手们一起听写了一次。不写不知道,一写吓一跳,提笔忘字、落笔错字、写完忘字的情形那是相当严重啊。 

        我跟着写了41个词语,写对了11个;老公跟着写了40个词语,写对了8个;小儿跟着写5个词语,写对了1个。平日一些罕见、结构复杂、使用不多的词语,比如“巉岩、玳瑁、鼙鼓、醪糟、禳解”,听主持人报完后,我两眼一抹黑,跟着解释的意思瞎蒙,自然写错了。而平时见得比较多的词语,比如“肇事、傀儡、婺源”,这些感觉都是会写的词,可是写来写去,越写越觉得不对,最终都写错了。 

        《甄嬛传》热播的时候,我天天看,看完后还意犹未尽地写过一篇评论,可是有次跟着写“甄嬛”二字,我觉得自己会写,雄心勃勃地拿出纸笔,却怎么也没写出来。不仅是提笔忘字,落笔错字,有些词语换个地方出现,我居然也不认识了。

         犹记当年曾背过一篇文言文《湖心亭看雪》,其中有句,“拥毳衣、炉火,独往湖心亭看雪。”有一回,同事突然问我:“毳衣”怎么读?我瞄了一眼,脑子一片空白,不认识。只好弱弱地说了句:这个字毛真多啊,难道念‘毛衣’?最后我俩用搜狗手写输入这个字,找到了读音,原来这字念“脆”。猛然想起《湖心亭看雪》,于是背出了其中的几句,顺便跟同事解释毳衣的意思,是说毛皮做的衣服,毛很多,称作毳衣,就是我们现在的洋气叫法——皮草。同事奇怪:你都能背出句子,却读不出这字的读音?

         前些日子看《兰陵王》,剧中的北周皇帝宇文邕出镜,我撇撇嘴自言自语道:这个宇文巴怎么那么不靠谱啊,哪有当皇帝的搞成那种装扮?儿子听完,笑歪在沙发上,说:那是宇文“庸”,不是宇文“巴”。我狡辩说:嘿,你要是不看电视,不听人家叫那个皇帝名字,你会跟我一样读成宇文“巴”。瞧瞧,连小小年纪的小毛孩儿,也敢取笑我了,唉!

         有次单位开例会,领导让我读报学习某报告,我竟然把“遏制”读成了“揭制”。读完我就发现错了,可是发出去的声音泼出去的水,怎么收得回来?同事们窃笑着,羞愧无比的我恨不得死掉算了。“遏制”这词平时也会偶尔在嘴边提到,天知道怎么它一出现在报纸上,我就干出了那么丢死人的事情。

         提笔忘字、写错字、读别字,罪魁祸首大抵是纸和笔被屏幕和键盘所替代。平日里我们老用电脑打字,依赖电脑联想功能,生僻的字不会写也能打出来,慢慢也就不会读了。即使有不认识的字,立马就能上网查到,查完、看完也就忘记了。

         因为书写少了,我们跟文字渐行渐远。难怪有人说我们已经成为电脑时代的新文盲,汉字成了我们熟悉的陌生“人”。

(原载《北京青年报》今日第C1版)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