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配书的语言文字部落嗑

古稀媒体人,每天发博文。纯洁汉语言,对事不对人。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考入复旦大学新闻系,高级记者(高级编辑),从事编辑工作数十年,著有《大报大刊名家名作错别字例析》《汉语新词新义》《成语纠错手册》《常见别字纠错手册》《音近词辨析手册》《行政机关公文写作与处理》《贞观政要全译》《治国理政箴言》《趣说汉字》等30余部。退休12年,出书12部。计划再写20多本,到80岁时,再视情况决定写不写。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汉字杂谈〗“部首”的形音义(下)  

2014-02-22 09:48:36|  分类: 友博拔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汉字杂谈〗

“部首”的形音义(下)  

〖前言〗 汉字建“部首”,属许慎之创造。《说文解字·叙(上)》曰:“……将以理群类,解谬误,晓学者,达神恉。分别部居,不相杂厕,万物咸睹,靡不兼载,厥谊不昭,爰明以谕。”段玉裁注:“群类,谓天地鬼神山川草木鸟兽昆虫杂物奇怪王制礼仪世间人事。达神恉者,使学者皆同憭于文字之形之音之义也。厕犹置也。分别部居,不相杂厕,谓分别为五百四十部也。谊兼字义字形字音而言。昭,明也。谕,告也。”王筠按:“《说文》以字形部居,独出千古,后世所宗。”

往后的文字学家觉得,汉字划分五百四十部过于繁杂,于是不断地对“部首”进行梳理归并,直至今日所通行的二百零一部。现今通行的“部首”,以独体字居多,形音义兼具,部属之字则能大致辨别其类,领会其意。但,也有一些乍看上去只是起首笔画而已,至于它是什么读音,表示什么意思,今人多有不识,或以简化字注音释义,势必与先民造字的原本意图相去甚远。

为正本清源,以利于弄懂造字之本义,笔者以《“部首”的形音义》为题,从文字学大师著作中抄录部分解释部首的形音义的精彩内容,与诸文友分享。

……………………

第十一组:屮;艹(艸)。

“屮”,音chè,读若“徹”。许慎曰:“屮,艸木初生也。象丨(音gùn)出形,有枝茎也。”徐铉曰:“丨,上下通也,象艸木萌芽,通徹地上也。”颜师古注:“屮,古艸字。是古文借屮为艸也。”《春秋经》案云:“屮艸本一字,初生为屮,蔓延为艸,象丛生形,甲骨文从艸之字,又或从茻(同‘莽’),形虽不同,谊则一也。”

“屮”部,《新华字典》有11字,《现汉》有10字,然而,仅“屯”一字的归属与《说文》相同;《辞海》“屮”部所收6字,除“屮”字本身外,竟无一字与《说文》相同。笔者才疏学浅,这方面的原由实在说不清楚。

“艹(艸)”,即“草”。许慎曰:“艸,百卉也,从二屮”。《论衡》云:“艸初生为屮,二屮为艸,三屮为卉,四屮为茻,,言其生之繁芜也。”

“艸”部是个大部,《说文》收“艸”部字多达四百四十五个,另有新附字十三个,约占总数的4.6%,真可谓“其生之繁芜也”!

第十二组:木;爿(丬);片。

“木”部字数仅次于“艸”部,在《说文》中收文421个,新附字12个。

许慎曰:“木,冒也。冒地而生,东方之行。从屮,下象其根。”王筠《说文释例》云:“从屮,非也。木固全体象形字也,丨象干,上扬者枝叶,下注者根株。”《字林》定义为:“木,众树之总名。”

此外,许慎所说之“冒”是何意?《说文解字义证》以为:“冒”字应是“卯”字(夏历十一月为“子月”,次年二月为“卯月”),即“二月万物冒地而出”。

如果将“木”字中分,则成“爿”“片”二字,如今的字典、辞书都有“爿(丬)”“片”二部。

“爿”,音pán。《说文》不见此字,亦无“爿(丬)”部,这是何故?桂馥在《说文解字义证》中说:“本书(指许慎《说文》)无爿字。馥谓爿当属片部,与反正为乏同例。”段玉裁《说文解字注》云:“古文一字可以反正互写,爿片当是一字。”有的文字学家讲,直到唐代才有“爿(丬)”部。

“爿”字何义?《甲骨文字集释》称:“当是牀(床)之初文,横之作X(‘爿’倒向左90度,似‘兀’),上象牀版,下象足桄之形。”原来这个“爿”就是竖起的床。故“爿(丬)”部中的某些字尚可看出与“床”有关,如,壯(壮)、妝(妆)等。

“片”,许慎曰:“判木也,从半木”,现多指平而薄的东西。“版”、“牒”、“牍”等皆从“片”,乃因古代书籍写于竹片之故。

第十三组:气;欠。

“气”,许慎曰:“云气也,象形。”段玉裁云:“气氣古今字。气本云气,象云起之貌。”这就是说,“气”字古已有之,不是“氣”的简体字。古文“气”写得像“三”,李孝定云:“三象云气层垒形,上从二与三字近,下象云气下垂之象。”

在《说文》里,“气”部仅收一个“氛”,其义为“祥气也”;现代的字典、辞书,“气”部字不少,这些字可以表示各种气体或以气体作为存在形式的化学元素。

“欠”,古文写作上“三(即‘气’)”下“人”。许慎曰:“欠,张口气悟也,象气从人上出之形。”段玉裁云:“悟,觉也,今俗曰呵欠。又欠者气不足也,故引伸为欠少字。”

“欠”作部首的相当一部分字,可以表示和张大嘴巴有关的各种动作,如“吹”、“歔(噓)”、“歎(叹)”等。

值得一提的是“次”字,它跟张口吹气毫无关系,怎会列入“欠”部的呢?许慎曰:“次,不前不精也。”段玉裁对“次”的解释颇为清晰:“不前不精,皆居次之意也,从欠(气不足)从二(差一等)故为次。”

第十四组:彡;髟。

“彡”,俗称“三撇儿”,音shān(不读san)。许慎曰:“彡,毛饰画文也。”徐铉注:“毛发绘饰之事”(意即须毛和画饰的花纹)。“徐锴云:“古多以羽旄为饰,象彡彡然。”

《说文解字·彡部》有新附字“彩”,徐铉曰:“文章也。从彡,采声。”郑珍《说文新附考》云:“经史皆作采,后加作綵,加彡更晚出。”

“髟”,音biān。许慎曰:“髟,长髮猋猋也。从长从彡。”意为头髮下垂的样子。

“髟”部字可以表示毛髮或与毛髮有关的事物。然而,该部最具代表性的头髮的“髮”,现在简化成“发”,部首不见了,没有归属了(还有“鬍”、“鬚”等字都把“髟字头”去掉了)。尽管如此,“髟”的生命力还是挺顽强的,像“髯”、“髻”、“鬃”等,假如把“髟字头”去掉,则“冉”、“吉”、“宗”等诸字之义与毛髮有何相干?

余一以为,汉字简化要提倡;但,把字的部首去掉,要弄清字的本义就没方向了。

第十五组:疋;癶。

“疋”音 shū。许慎曰:“疋,足也。上象腓肠,下从止。”宋育仁《说文解字部首笺正》云:“上象腓肠,今言足肚。下从止,止训下基,足之所止,如支物之有兀。疋之本义即足趾之趾。”根据以上解释,“疋”部字之义应与脚或脚的动作有关。可是,如今的字典、辞书收在“疋”部的“胥”、“蛋”、“楚”、“疑”等字,笔者根本看不出它们跟脚或脚的动作有什么关系。

值得一提的是,无论是古代的《说文》等,还是如今的《现汉》等,属“疋”部的字数都比较少。我以为,“跟脚或脚的动作有关”的字其实是很多的,《说文》“足”部有文85个,新附字7个;《现汉》“足”部字(含繁体)多达170个。干吗再单列个“疋”部呢?

“癶”,音bō(读若“撥”),这也是个与脚的动作有关的字的部首。许慎曰:“癶,足刺癶也”,形如正反“止”。徐锴云:“两足相背不顺,故刺癶也。”《句读》云:“刺癶古语,谓足动止不自由,形容其行不前貌也。”

《说文·癶部》仅收二字:“登”与“癹”。《说文》释“登”为“上车也”,登车这个动作当然是要两足分开先后而上的。《说文》释“癹”(音bō)为“以足蹋夷草”,就是用脚把草弄平。

值得一提的是,“發”不在“癶”部,而在“弓”部,它是个形声字,形部属“弓”,声部为“癹”。

第十六组:犭;豸;虍。

“犭”即“犬”,俗称“反犬旁”。“犬”与“狗”本是同一种家畜,区别在于:“悬蹄短尾”,“疾行而足不著地”为犬;“吠守者”为狗。也有的说,“大者为犬,小者为狗”。

“犭(犬)”部字,有一部分是狗的品名,如:短胫狗叫“猈”;长喙犬叫“猃”;西藏猛犬叫“獒”;南越名犬叫“獀”等。“狡”字往往与“猾”组词,义为奸诈,其实“狡”的本义是“少狗也”(许慎语),《周书·王会》云:“匈奴狡犬者,巨身四尺。”但,“犭(犬)”部字多数并非犬类,“狼”、“狐”其形类犬,而小者如“猩猩”,大者如“狻猊”,与狗毫无相似之处。(注:“狻猊”,传说中古代的一种猛兽。《尔雅·释兽》:“狻猊……食虎豹。”郭璞注:“狻猊,师(狮)子。”

该部字,部首在左时写作“犭”;在内、在下、在右者写成“犬”,如:“戾”、“臭”、“狄”。左“犭”右“犬”,合起来是个“犾yín”,其义为“两犬相啮也”(许慎语)。“犾”中加个“言”,就成了“狱”。段玉裁云:“狱字从犾者,取相争之意。”

“豸”,音zhì。许慎曰:“兽长脊,行豸豸然。”徐锴云:“豸豸,背隆长貌。”李孝定于《甲骨文字集释》中注:“(豸)字上象兽头张口见牙,四足(侧视作二足),长尾之形。”

“豸”部字多为走兽之名,“豹”属此部。《金文诂林》云:“(豹)兽也,似虎,团纹,黑花,小于虎。”不过,“豸”部中不少字与“犭”部重,如“貓(猫)”、“貛(獾)”等。一字从属两部,显然是资源浪费。

“虍”,俗称“虎字头”,音hū。许慎曰:“虍,虎文也,象形。”《部首订》云:“虎象蹲踞形,但画毛纹及二足,虍又从虎省足而但存皮。”

“虍”部字中,多数字的本义与虎及虎的动作有关。例如“虔”,今义为“敬(虔诚)”,本义却是“虎行貌”(许慎语)。徐锴释云:“虎之行兢兢然有威,故敬为虔。”又如“虐”,今义为“残暴”,本义则是“虎反足以爪(抓)人也”(徐锴言)。再如“虞”,本义竟是虎名。许慎曰:“虞,驺虞也,白虎黑文,尾长于身,仁兽,食自死之肉。”徐灏云:“虞,防虎也。山泽之官因谓之虞。引之为忧虞。”这就是现今“疑虑”之义;又作“欺诈”解,“尔虞我诈”是也。

 

〖后记〗 关于“部首”的形声义,笔者罗列上述18组,并作了简要叙述;另外,原有《“勹(包)”与“囗(围)”》、《“牙”与“齿”》、《“皮”与“毛”》、《“鸟”与“隹”》等旧文一组,一并帖出,仅供各位网友参考。

自《说文解字》创立540部的汉字“部首排检法”以来,文字学家在肯定许慎的重大贡献的基础上,普遍认为分类过于繁琐,譬如,“刀(刂)”部之后有“刃”部,“虍”部之后有“虎”部,“土”部接着是“垚”部,“弓”部接着是“弜”部,“水(氵)”部后面有“沝”部,“鹿”部后面有“麤”部……于是,后人不断对部首进行归并,又以楷体的变化进行改革,至《字汇》、《康熙字典》等,则减少到214部。现代通行汉语辞书大多采用《汉字部首表》的201部。

然而,现在采用的201部首,亦有诸多不尽人意处,那就是检索不全是按表义的形旁,而是按字的笔序以先书写的部分作检索部首。如“思”“想”二字,本是心理活动,原先查找都在“心”部,现“思”在“田”部,“想”在“心”部。有的辞书,“思”既在“田”部,又在“心”部(此类现象不少),简直就是一种资源浪费。由此可见,汉字改革任重道远,更加要慎之又慎,决不能草率从事。

笔者斗胆草就此文,是想引起同道之文友共同进行探讨,并作为民间语言文字爱好者的一种声音,供方家修订字典、辞书时参考。文中多有不妥,敬请各文友原谅。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