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配书的语言文字部落嗑

古稀媒体人,每天发博文。纯洁汉语言,对事不对人。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考入复旦大学新闻系,高级记者(高级编辑),从事编辑工作数十年,著有《大报大刊名家名作错别字例析》《汉语新词新义》《成语纠错手册》《常见别字纠错手册》《音近词辨析手册》《行政机关公文写作与处理》《贞观政要全译》《治国理政箴言》《趣说汉字》等30余部。退休12年,出书12部。计划再写20多本,到80岁时,再视情况决定写不写。

网易考拉推荐
 
 

2014年第1-期《咬文嚼字》瑕疵说略  

2014-04-16 08:08:46|  分类: 友博拔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4年第1-4

《咬文嚼字》瑕疵说略

魏焕哲

1

一、1-33(指第1期第33页。以下按此类推)所载文章的标题为《“蒺藜”是灌木吗》,其中所加引号多余。因为,蒺藜是一种植物,其名被加上引号后,就成了一个名词;这个名词虽然指称这种植物,但它本身却既不是灌木,也不是草本植物,它只是一个名词。

是作者所投文稿上原本就是这样使用引号的呢,还是编辑加工过程中所致?

《火眼金睛》有点儿名不副实

不妨先看一下《现代汉语词典》对“火眼金睛”的释义:“《西游记》第七回写孙悟空被放在八卦炉里锻炼,他那一双被炉烟熏红的眼叫作火眼金睛,能识别各种妖魔鬼怪。借指能洞察一切的眼力。”自2011年第1期始,《咬文嚼字》封四的固定栏目,由以往的《有照为证》变为《火眼金睛》。该栏目具有自测题的性质:每期刊登若干幅存在文字差错的图片,供读者自己挑错;排印于同期某页的《〈火眼金睛〉提示》则逐一指出相应图片中的差错,具有标准答案的性质——未加“参考”二字。

本期封四所排图片中,有一幅的中心画面为竖立于某处的一块预防火灾告示碑,上刻“谁失火谁座牢”六个大字,落款尾字是个“二简字”。对此图中的差错,1-53《〈火眼金睛〉提示》仅说其中的“座”应为“坐”、那个“二简字”应为“宣”。这也就是说,编辑认为,除了以上二错外,此图中再无他错。

笔者却觉得,上述碑上那话开头的“谁失火”措辞明显不当。《现代汉语词典》释义“失火”为:“发生火灾。”发生火灾的主体只能是房屋、树木、柴草等等实物,而不应是人本身。上述“谁失火”里的疑问代词“谁”属于任指,表示任何人。我们可以说“张三家失火了”,却不宜说“张三失火了”。可见,“谁”不能与“失火”搭配成主谓短语。

既然该栏目的固定标题是《图中差错知多少?》,而差错又不仅指错别字,那么,你排印的图片中有几处差错,你就应该在相应的《〈火眼金睛〉提示》里列出几处。否则,也许会有人说:所谓火眼金睛,看来也不过如此而已。

供稿者没找完其所提供图片里的差错,编辑有责任把关再找,力求不让这些差错成为漏网之鱼。因为,明明是差错,你却不提示其为错,这就有可能造成对读者的误导。这种疏漏,上述栏目以往也有过。例如,2013年第10期封四一幅图片中的文字为“君子慊慊  不扔赃物”,所作提示只说“‘赃物’应为‘脏物’”,并未指出“慊慊应为“谦谦”。笔者发现此误后曾及时告知编辑,不知他们在合订本里补充提示了没有。

三、封三文章《“问题”证书》,在指析某教育主管部门颁给其下属学校的荣誉证书中的语病时,写有这么两句话:“这样一来,‘被评为2013年嘉兴高中教学质量优秀奖’就缺少主语,应该在其前添上‘贵校’之类的字眼。”笔者认为,“其前”不宜“添上‘贵校’之类的字眼”。这是因为,“贵校”是对对方所在学校的敬称;让教育主管部门在荣誉证书上敬称其下属学校为“贵校”,这是既不现实也不妥帖的,尤其是在现代社会。

2

四、封二文字《火烧黄丫头?》中说:“‘黄丫头’不就是黄毛丫头吗?”这话很是牵强。在任何辞书里也找不出“黄”字具有“黄毛”“黄发”“黄头发”之类的名词义。既然如此,凭啥说“黄丫头”就是黄毛丫头呢?

五、2-10左栏有句话是:“‘大神’一语在网络游戏和网络文学中被叫响后,其他领域也开始‘神出鬼没’。”很明显,由于引句中的逗号与“其”字之间脱了个“在”字,所以导致“神出鬼没”所陈述的对象“大神一语”讹变成了“其他领域”。试想,领域谈何神出鬼没与否?

六、2-11右栏的一句话:“有‘云’,是雨前的先兆;”其中“前”“先”二字语义重复,理应说成“有‘云’,是下雨的先兆;”先兆:“事先显露出来的迹象;前兆:地震~。”前兆:“某些事物在将要暴露或发作之前的一些征兆:及时发现地震~。”(以上释义见《现代汉语词典》)

七、2-47右栏末尾说,乌鸦是“遭人嫌恶,登不了大雅之堂,入不了水墨丹青的鸟”。可是,就在这句话下却赫然配有一幅《“乌鸦反哺”图》,此图无疑当在作者所说的“水墨丹青”之列,其上就有雏乌、母乌各一只。可见,引句的说法有些绝对。若改其中“入不了”为“难入”,则全句表述庶几切实、合理一些。

八、说错了陈伯达当时的职位

2-52所刊《“四个伟大”的来龙去脉》一文里写有这么几句话:“1966年)818日凌晨一时,上百万来自全国各地的红卫兵,聚集到天安门广场上,参加‘庆祝文化大革命大会’。会议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文化革命小组组长陈伯达主持,他在开幕词中说:……”其中把陈伯达当时的党内职位说低了。

    笔者从第六版《辞海》、中国共产党历史网等处查知:陈伯达,19454月在中共七大上当选为候补中央委员;19569月在八大上当选为中央委员,继而在八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1966812日(为期12天的八届十一中全会的最后一天)在八届十一中全会上跃升为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19694月,在九届一中全会上再次当上中央政治局常委。因曾参与林彪篡党夺权阴谋活动,于197010月被审查;19738月十届一中全会上,中共中央决定永远开除其党籍,撤销其党内外一切职务。

可见,1966818日主持“庆祝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大会”时,陈伯达当上中央政治局常委已有五六天了。前引句子里的“委员”,改作“常委”或“常务委员会委员”才符合实情。

另外,引句里还有几处值得商榷:1.由于时间交代过简,故易导致一些不知情的读者误以为那天的大会是“凌晨一时”就开始的。其实,那大会是上午7点半正式开始、11时许结束的。2.既然加了引号,那么“‘庆祝文化大革命大会’”改用当时的全称“庆祝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大会”才是。3.“会议”和“开幕词”措词欠妥——只用了三四个小时举行的大型集会不宜称为“会议”,主持人在这集会开始时说的话也不宜称为“开幕词”;分别改为“大会”和“主持辞”之类的说法较为合适一些。

总之,写、编涉及重大历史事件和重要历史人物的稿件,应该慎之又慎,力求准确无误。

3

九、封二上文“發名家’是干什么的”一句开头脱了前引号。

十、3-48《〈火眼金睛〉提示》:“4,‘公’应为‘公园’。”这一提示“顾此失彼”:刊于封四的图4中存在别字“圓”的是一块用繁体字书写的8字横匾,因此,上述提示理当改为:图4,“公圓”应为“公園”。

十一、3-49所载文章批评一幅书法作品中,将郭沫若赞蒲松龄的对联“写鬼写妖高人一等,刺贪刺虐入骨三分”,误书为“写人写鬼高人一等,刺贪刺虐入木三分”。此文旁边刊有那幅书法作品。看后,笔者发现其中还有一个错字:把“虐”字的右下部件(匠字框中间加一长横)的开口方向弄反了——本应朝右,却写成了朝左。在此文刊发之前,作者和编辑若已发现这个错字,想必不会在文中只字不提的。

十二、3-51所载文章末段为:九门口现为旅游景点,2002年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我国其他地方也有几处以“九龙口”为名的景点,但都不在长城上。长城各口中只有一个九门口,没有九龙口。这段话中的“也”字使用欠当。“也在这里显系副词,表示同样。假如引句所说长城各口中有叫“九龙口”的,那么,接着说“我国其他地方也(同样)有几处以‘九龙口’为名的景点”,就是合理的。既然所说长城各口中并无九龙口,那把上述文句里的“也有”改为“倒是有”才对。否则,“也”字缺乏应有的照应,引文各句间的逻辑联系也不顺当。

4

十三4-5右栏中说:“辛亥革命爆发后的次年,即1912年,中华民国政府采用公历作为国历。”此说欠妥。查阅《辞海》“公元”“公历”条可知,中国从1912年起采用公历月、日,但用中华民国纪年。如此纪年,显然不是彻底的公历纪年,因此不应该说“中华民国政府采用公历作为国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采用公历纪年,这才是完整意义上的公历纪年。

十四、4-29上文末句为:“如今,在当下的实际语用中,‘六亲’早已成了一个泛指的集合称谓。”其中,“如今”和“当下”语义重复了。

十五、4-36左栏第2-3行有“东晋永嘉(307-313,晋怀帝年号)后”一语,其中“东晋”乃“西晋”或“晋”之误,“313”系“312”之误。晋怀帝(司马炽)是西晋第三位皇帝,公元306-311年在位,所定年号正是“永嘉”,这个年号用至公元312年就彻底停用了。晋怀帝的侄子晋愍帝(司马邺,年号为“建兴”)继其位当政四年(313-316年)后,西晋才告结束。东晋始于公元317年;东晋诸帝中无人以“永嘉”作为自己的年号。(参阅《辞海》相关词条及其《中国历史纪年表》

十六、4-50所载文章首句为:“关于《平复帖》,贵刊已经不是第一次谈了。”其中使用敬称“贵刊”不合事理,应当改用“《咬文嚼字》”。因为,该文被编排在《文章病院》栏内,显然不属读者来信一类的文字,作者也没有以同编辑对话的方式行文。遇到此类措辞,编辑尤应推敲推敲。

十七、封三文章存在两疵:

1.“‘出家’是古汉语中的常用词。古汉语中主要有两义:一指……;二指……。”其中第二句主语残缺。若改其中前一个句号为逗号,并于“古”字前加个“在”字,那就不存在上述语病了。

2.“公益广告是给普通民众看的,表达应该符合现代汉语的习惯,不能有理解上的偏差。”从字面上看,这三句话的主语无疑都是“公益广告”(在后两句中被承前省略了)。但是,第三句说公益广告不能有理解上的偏差,这就弄错了谓语所陈述的对象,导致所说不合事理。须知,公益广告本身并不存在能不能有理解上的偏差的问题。改之为“不能让看到者有理解上的偏差”或“要力求避免看者在理解上出现偏差”,庶几合理、准确一些。



  评论这张
 
阅读(37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