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配书的语言文字部落嗑

古稀媒体人,每天发博文。纯洁汉语言,对事不对人。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考入复旦大学新闻系,高级记者(高级编辑),从事编辑工作数十年,著有《大报大刊名家名作错别字例析》《汉语新词新义》《成语纠错手册》《常见别字纠错手册》《音近词辨析手册》《行政机关公文写作与处理》《贞观政要全译》《治国理政箴言》《趣说汉字》等30余部。退休12年,出书12部。计划再写20多本,到80岁时,再视情况决定写不写。

网易考拉推荐
 
 

蒜薹好吃不好写  

2014-04-30 05:13:23|  分类: 友博拔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蒜薹好吃不好写

黄殿容

莫言荣获诺贝尔文学奖,媒体对此作了大量报道,他的《天堂蒜薹之歌》在报道里常被误为《天堂蒜苔之歌》。《咬文嚼字》编辑部在将此误列为2012年十大语文差错予以公布的同时,还对“薹”、“蒜薹”和“苔”作了简明释义,进而指出误把“蒜薹”写作“蒜苔”的主要原因。此举对众多不识“薹”字抑或不知“蒜苔”为错者,无疑是个有效的告知和提醒。

上述以“苔”代“薹”的现象,其实出现已久。不过,在1956年国务院公布《汉字简化方案》之前,“蒜苔”这个写法并不为错。兹以权威工具书相关词条为证——《汉语大词典》“蒜薹”条开头就说:“亦作‘蒜苔’、‘蒜台’。”接着在释义语“蒜的花茎,嫩的可食用”之后,列举所指相同的“蒜薹”、“蒜苔”、“蒜台”用例各一条:前两例分别取自成书于清代前期的《广群芳谱》和《醒世姻缘传》,后一例出自老舍的《四世同堂》。《汉语大字典》“苔(tái”条中说:“同‘薹’。如:油菜苔;萝卜起苔。”可见,《汉字简化方案》公布以前,表示“大蒜、韭菜、油菜等中央部分长出的细茎,嫩的可食用”(见《辞海》“薹”条义项②,下同)这个意义时,既可用“薹”,也可用“苔”或“台”。从《汉字简化方案》公布至今,“薹”字一直未被规范简化为“苔”。因此,《汉字简化方案》公布后,表示以上意义时只能用“薹”而不能再用“苔”和“台”,“蒜苔”、“蒜台”、“韭苔”、“菜苔”“抽苔”等以“苔”或“台”代“薹”的词形均应判误。否则就不符合上述规定。

按说,《汉字简化方案》公布以来的五六十年里,“蒜苔”的使用频率应在全社会大大降低,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主流媒体上一般多用“蒜薹”,偶尔也会出现“蒜苔”,但在其他载体上“蒜苔”却明显多于“蒜薹”。在北大语料中搜索“蒜薹”和“蒜苔”,可得前者用例160个、后者用例105个。需要说明的是,以上用例全都出自打印的文字里,而且绝大多数出现在《汉字简化方案》公布之后。至于在手写文字中,人们则更是普遍青睐“蒜苔”而罕写“蒜薹”。笔者家住农村,当地栽种大蒜年代已久,采抽蒜薹是菜农们常干的活,人们食用蒜薹自然也是常有的事儿。在这里还常可看到大人逗小孩玩耍的一种名曰“抽蒜”的方式:双手夹住小孩的头颅,适当用力反复“抽”起、放下。村里无人不识蒜薹,但在笔者问过的65个初中以上文化程度的村民中,竟无一人认为“蒜苔”有误,仅有4人见过“蒜薹”却都写不出“薹”字来。我们去蔬菜批发市场去超市买菜时,去大小饭店进餐时,去书店购买蔬菜栽培类书籍时,经常可以看到“蒜苔”而很少看到“蒜薹”,无论是手写的还是打印的。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国家有关部门理应根据现实语用情况,考虑在部分意义上将“薹”简化为“苔”。概述理由如下:

一、迄今为止,识“薹”者远不如识“苔”者多,会写“薹”者更是远远少于会写“苔”者。对常需书写“蒜tái”“韭tái”之类词语的普通人群而言尤其如此。

二、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全国各地蔬菜种植面积的大幅度增加,“蒜tái”之类的词语自然也就与日俱增,此“tái”显然已是一个常用字了;但其规范字形“薹”笔画繁多,很不便于书写,因此人们在写“蒜薹”之类的词语时,大多经常有意无意地以“苔”代之。可以想见,希望把“蒜薹”等词语里的“薹”简化为“苔”的人,为数肯定很多很多。

三、把某个笔画繁多字原有数个义项中的若干义项,转加至另一个笔画简单字的义项中,亦即在这些义项上把前者简化为后者,这种方式在新中国汉字简化过程中并不少见。据此,把《辞源》《辞海》《汉语大词典》《现代汉语词典》等工具书所列“薹”的第二个义项,转加到原有意义单纯的“苔(tái)”字的义项里,亦即在表示“大蒜、韭菜、油菜等中央部分长出的细茎”这个意义时,把“薹”简化为“苔”,让“苔(tái)”从此具有两个义项,这应该是可行的。

四、用“苔(tái)”表示“大蒜、韭菜、油菜等中央部分长出的细茎”这个意义,不仅不会导致将“蒜苔”“韭苔”“油菜苔”等词里的“苔”字误解为“苔(tái)藓植物和“舌苔(tāi)之“苔”,而且也可收到见词明义的效果。

五、无可讳言,把“薹”在上述意义上简化为“苔”后,可能会造成人们有时在简繁转换过程中,闹出“薹藓”“薹原”“青薹”“舌薹”这类误把传承字“苔”转换为“薹”的笑话来;但这并非不能避免,因此不能成为拒绝简化“薹”字的正当理由。这种一个简化字对应一个传承字和一个乃至数个繁体字的情况,以往就有而且为数不少;由此带来上述转简为繁时出错的问题,在《通用规范汉字表》和《〈通用规范汉字表〉解读》中可以找到颇为有效的解决办法。

总而言之,在新世纪语言生活中,为方便大众认识和书写“蒜tái”之类的词语而在部分意义上将“薹”简化为“苔”,应是一件很有必要很有意义的事情。未知有关领导和专家、学者尊意如何。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