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配书的语言文字部落嗑

古稀媒体人,每天发博文。纯洁汉语言,对事不对人。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考入复旦大学新闻系,高级记者(高级编辑),从事编辑工作数十年,著有《大报大刊名家名作错别字例析》《汉语新词新义》《成语纠错手册》《常见别字纠错手册》《音近词辨析手册》《行政机关公文写作与处理》《贞观政要全译》《治国理政箴言》《趣说汉字》等30余部。退休12年,出书12部。计划再写20多本,到80岁时,再视情况决定写不写。

网易考拉推荐
 
 

依规行事说“土+从”字  

2014-05-16 04:46:46|  分类: 友博拔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明:以下拙稿之题、文里的所有+”和“+”,均各是一个左右结构的汉字,这两个字系非规范的简、繁体关系。因打不出来,故权作此蹩脚处理,实属无奈之举。〕

依规行事说“+”字

黄殿容

央视2013汉字听写大会决赛进入尾声时,出有听写“jīcōngjūn”(主考官释之为:食用菌中的珍品之一)一题,参赛选手写的是“鸡枞菌”,被判为正确。对此,《咬文嚼字》编辑、审校和一些读者认为:1.出题有误,是“鸡+从菌”;2.主考官读题有误,应读“鸡zōng菌”;3.依据标准答案所作裁判有误,应判为错。针对以上三点意见,听写大会裁判组先是解释说“鸡枞菌”可以成立,而后又对《咬》刊坚持己见(“鸡枞菌”之“枞”确系“+从”字之误)的回应保持沉默……

本文不谈“鸡枞菌”的对与错,只在赞同“鸡+从菌”的前提下,说说“+从”字本身的“是”与“”。

先说其“非”。毋庸置疑,古无“+从”字,近代以来的任何规范字表里也都未收“+从”字。可见,该“+从不是规范字,“鸡+从菌”这一写法其实并不合现行规范。《辞海》改其第五版上的“+从(土+從)”、“鸡+从这两个词目为第六版上的“+”和“鸡+”,此举应是基于转而向规范(《简化字总表》《现代汉语通用字表》)靠拢这一考虑而为之的。也许有人要说:19645月公布的《简化字总表》‘说明’中有这样的规定:‘未收入第三表的字,凡用第二表的简化字或简化偏旁作为偏旁的,一般应该同样简化。’(笔者注:据此规定简化汉字,语言学界称之为‘无限类推简化’)既然在《简化字总表》第二表里,‘從’已被简化为‘从’,那么,将指称古今都不罕见的食用菌的‘+’,类推简化为‘+从’就是完全可行的。”这话若是说于2013年6月5日国务院公布《通用规范汉字表》以前,自是无可非议的,但在此后仍旧这么说,就有观念滞后、未按国家语言规范行事之嫌了——至少在客观上是这样的。

《通用规范汉字表》“说明”中说,“本表对社会上出现的在《简化字总表》和《现代汉语通用字表》之外的类推简化字进行了严格的甄别,仅收录了符合本表收字原则且已在社会语言生活中广泛使用的”226个简化字。《〈通用规范汉字表〉解读》(由教育部语信司组织相关专家编写)中则明确宣布“今后表外字不再类推”。由以上“说明”和《解读》可以得出如下结论:在未被增补进《通用规范汉字表》之前,与“+”对应的类推简化字+从并不具有“合法身份”,而“鸡zōng菌”则理应写、打成“鸡+菌”或者“鸡土+從”。

再说其“是”。“+”字一直未被收进规范字表,国家有关部门现在又对表外类推简化字严格设限,那么,我们能否因此而说该字势必难入“通用规范汉字”之列呢?回答应是否定的。

《现代汉语词典》从第3版(1996年出)直至第6版(2012年出)全都收有“+从(土+從)”和“鸡+从两条。这就说明:“+”字至迟在十七前就已出现了。据此可以推知:起码该权威辞书的不少读者早就见过、写过“+”了。

+从菌(鸡土+從)是生长于土中而非朽木之类载体上的食用菌,因此其名用字从土。该食用菌古今都有,很多人见过它、吃过它,因此在社会经济生活中,人们尤其是普通百姓难免要在口头或书面上提及其名;一些介绍、研究食用菌的书籍、资料等在排印之前,又免不了要打写其名。然而遗憾的是,因非规范字,所以若不使用非常输入法,在电脑上就怎么也敲不出“+”字及其繁体字形“+”来。这应是人们写、打其名时,普遍以“枞”(一个由“樅”简化而来的规范字)误代“+”字的主要原因吧。

颇值一提的是,在前述轰动一时,波及全国语言、教育、文化、新闻、出版界的“鸡枞菌”是非之争中,“+”字曾被高频使用,并被诸多媒体不得不以临时拼凑的很是显眼的别扭形式替代,这一特别的现身方式更于无形中使其“知名度”大大提高。

总之,无限类推简化固然会给汉字系统带来许多弊端,但“+”这个表外类推简化字现在应是一个例外:首先,它早已不是一个生僻字了,也已被包括《现代汉语词典》《咬文嚼字》等辞书、媒体编者在内的众多人士所认可和使用;其次,它确实比笔画多它一倍的“+”字写起来省时省力且更容易认记,在指称食用菌这一点上它颇富于理据性,选用它绝不可能导致人们对“鸡+从”“鸡+从菌”的词义产生误解;再者,在去年中国汉字听写大会决赛结束后不久,它更成了一个较为常见、常用的汉字,虽然它当初是以怪模样出现在受众面前的。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不应继续把“+”当作汉字大家庭的“黑户子女”对待了。《通用规范汉字表》“说明”的末尾说:“本表可根据语言生活的发展变化和实际需要适时进行必要的补充和调整。”我们切盼“+”字能在适当时候被补入《通用规范汉字表》,继而名正言顺地进入标准字库,以便于各界人们的使用。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