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配书的语言文字部落嗑

古稀媒体人,每天发博文。纯洁汉语言,对事不对人。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考入复旦大学新闻系,高级记者(高级编辑),从事编辑工作数十年,著有《大报大刊名家名作错别字例析》《汉语新词新义》《成语纠错手册》《常见别字纠错手册》《音近词辨析手册》《行政机关公文写作与处理》《贞观政要全译》《治国理政箴言》《趣说汉字》等30余部。退休12年,出书12部。计划再写20多本,到80岁时,再视情况决定写不写。

网易考拉推荐
 
 

若素磨面  

2014-07-18 10:28:30|  分类: 友博拔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若素磨面
      李华梅 原著   王中原 改写 
        一听若素这个名字,令人想起了《孔雀东南飞》中的“腰若流纨素,耳著明月珰”。女知青若素生于江南,长于东北,既有江南女子的婉约窈窕细腻,又不乏东北姑娘的豪爽泼辣粗犷。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年代,若素离开了城里父母的家,嫁到一个偏僻的小山村。乡下与城里俨然两个世界,无论生活环境生活条件还是生活方式都截然不同。若素不是个弱女子,她有顽强的生活能力和足够的适应能力。不久,她就成了生产生活过日子的行家里手。
         眼看着第一次曲大婶帮着加工的玉米面就要吃完了,若素要自己去推磨了。深秋的天还没亮,若素就推起丈夫大齐:“快起来,帮我把苞米送到老曲家的磨房占地儿去。”若素点着油灯做好早饭,大齐回来,俩人在灯下吃了早饭。大齐在五里地外的大队学校教书,他要在上班前帮若素去牵驴。若素却说:“你上班去吧,我行!”
        若素来到生产队跟饲养员说:“大爷,我要磨面,牵哪头驴?”“牵这头老蔫吧,老实点。”他说着就把缰绳递到了若素手里。若素立刻紧张起来了。要知道她连小猫小狗小兔子都没摸过,就算她胆大,这么一头大驴让她牵着,着实有点紧张。若素在心里给自己壮胆:你这个庞然大物有什么了不起?我就是制服黔之驴的老虎!尽管是女虎,但毕竟是虎!
        若素还想起小时候看过的一本书,上面说,鹅与牛马驴骡的眼球形状不同。在鹅的眼里,人是侏儒;而在牛马驴骡的眼里,人是巨人。不管这种说法有无科学道理,鹅能看家护院抵御陌生人、牛马驴骡任人驱使是千真万确的。
        还好,这头驴顺从地跟着若素进了磨房。她把驴牵到磨杆前边,先把驴套包套到驴脖子上,然后把绳套披挂在驴身上,可是扣不上夹板。她推了一下驴,想让它后退靠近磨杆,驴却纹丝没动。她又使劲推,还念念有词:“你给我退,给我退!”那驴晃了一下,还是不动。这可怎么办?
        突然,若素想起丈夫讲的一个经典笑话儿——七八个男知青见一位老大爷用“口令”指挥毛驴:前进喊驾,后退喊捎(去声),右行喊喔喔,左行喊越越,停就拉长声喊吁。看得男知青瞠目结舌,惊讶道:“老大爷,您会说驴话!”结果招来老大爷一顿臭骂。
        她一边往后推着驴,一边笑着喊:“捎,捎!”这回驴听懂了,后退了几步,靠近了磨杆。若素给驴扣上了夹板。之后,还要系肚带。她蹲下去够驴肚子下面的绳子,为给自己壮胆,念叨着:“驴大哥,别踢我。”其实,是不是驴大哥还说不定。看头脸,分辨不出;关键部位又不屑看,羞于看。反正叫大哥也是给它面子了。后来,若素知道了雄性的称叫驴,雌性的称草驴。可是,草驴也善叫,叫驴也吃草。《黔之驴》中说的“驴一鸣,虎大骇”,可能是叫驴在发威吧。
        系好了肚带,接着把箍嘴戴到驴嘴上,把捂眼儿套到驴耳朵上把眼睛蒙起来。若素一边做一边说:“委屈你了,驴大哥。驾——”若素用扫磨的笤帚把儿敲了一下驴屁股,驴拉着磨盘,迈开四方步走起来了。若素急忙用瓢把玉米粒倒进磨眼儿里,磨碎的玉米就从两扇磨盘的中缝挤出来了。
        磨房的墙上挂着一排筛面的罗,有粗面罗、细面罗,还有更粗一些的小筛子;搪杆、小簸箕、大笸箩,一应俱全。临时不够用的还可以跟磨房主人曲大娘借。大娘是个热心人,看若素手忙脚乱头上冒汗,就下手帮忙。若素忙着罗面,老蔫停下了脚步。曲大娘厉声喊驾,还打了一棍子。若素说,别打,它也不容易。说得大娘忍俊不禁。
        若素想起一个笑话:愚公怕驴偷懒,给驴挂个铃铛,走则铃响,停则无声。智叟说,万一驴不走了却不停地摇头,你咋办?愚公反问,世界上有这么聪明的驴吗?有的话,我买一头。
        过了一会儿,驴停下来撒尿。草驴一般是边走边拉,却习惯站定了撇开两条后腿撒尿,把磨道弄得脏兮兮的。曲大娘一边收拾一边数落:“懒驴进磨道,不是拉就是尿。”
        大半晌,若素完成了第一次磨面。她把粗面、细面、小[米+查]子分别装好,就去卸驴,看到驴也出汗了。若素取下驴捂眼儿、箍嘴,解开肚带,摘下夹板绳套,正要摘驴套包,驴已经等不及了,小跑着冲出了磨房门。要是最后摘捂眼儿就好了,它一旦重见天日就撒欢儿了。
        曲大婶让若素去送驴,她收拾磨房。若素跟着跑出去,一直跑到牲口棚前。这驴还认识自己的家呢!饲养员大爷截住驴,一把抓起缰绳,摘下驴套包还给若素,说:“这懒驴,干活不使劲儿,休息挺积极......”若素谢过大爷,回到磨房,大婶已经把磨房收拾得井井有条了。“大婶,谢谢您了,中午去我家吃饭吧,我给您包饺子吃!”“不用不用,我这还一大家子人等着吃饭呢。快回去吧……”
2014-07-18  09:38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