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配书的语言文字部落嗑

古稀媒体人,每天发博文。纯洁汉语言,对事不对人。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考入复旦大学新闻系,高级记者(高级编辑),从事编辑工作数十年,著有《大报大刊名家名作错别字例析》《汉语新词新义》《成语纠错手册》《常见别字纠错手册》《音近词辨析手册》《行政机关公文写作与处理》《贞观政要全译》《治国理政箴言》《趣说汉字》等30余部。退休12年,出书12部。计划再写20多本,到80岁时,再视情况决定写不写。

网易考拉推荐
 
 

大竟和小竞  

2016-04-27 08:16:44|  分类: 友博选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竟和小竞

 王中原

     大竟的眼镜镜片是粉色的,这种镜片有过滤功能。透过它看世界,一切都是美好的,社会是民康物阜,自然是柳绿花红。即使餐桌上有只臭袜子,餐厅里有嗡嗡的绿豆蝇,他也视而不见,单瞄准美酒佳肴,吃得沟满壕平,喝得醉眼蒙眬。小竞也戴过这种眼镜,后来改为茶色眼镜。茶色镜片也有过滤功能,透过它看世界,社会多暗影,自然多霜风。现在,小竞的眼镜只有镜框,没有镜片。

    大竟的竟比小竞的竞多一横,那一横代表镜片。小竞的竞比大竟的竟少一横,只剩下了镜框,看世界只用爹妈给的眼睛。大竟写的诗词歌赋都是小桥流水莺歌燕舞,小竞写的散文杂文,既有“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也有带刺的玫瑰、荆棘、仙人掌、刺猬和酸枣树以及墙角的积雪残冰。

    一天,大竟邀小竞游览市郊凤凰巢景区。大竟看到的是满眼繁花盛世风光,一枝一叶都是画,一景一情都是诗。这些,小竞也看到了。小竞为家乡景区的美自豪的同时,也看到了美中不足,感到了星星点点的遗憾和隐隐约约丝丝缕缕的忧虑。《岳阳楼记》的忧乐观,千百年来为文人武士所认同和推崇。可是,那些描写凤凰巢的诗词歌赋,却是无一例外的报喜不报忧。

    比如,景区路边的密密麻麻的矮墙围成的垃圾点,垃圾久未清理,矮墙上涂写着钻井、钩机等大黑字广告,贴着五花八门花花绿绿的纸质广告。字体丑陋,刺人眼球。方正整洁的垃圾点犹如佛头着粪,好比仕女图上泼了墨,面目全非,惨不忍睹,严重影响景区形象。

    乱涂广告现象由来已久且愈演愈烈,放眼城乡大街小巷,只要有个平面就难以幸免。疯狂涂写任意粘贴,早已波及楼道甚至入户门,就差写到户主脸上了。涂写广告是为了谋利,拒绝涂写是业主的权利。令人惊诧的是,人们的无可奈何、忍耐与麻木——只要不写到脸上就行。涂写者似乎疯狂,其实也是专捏软柿子。比如,公私轿车上、某些大楼上,他们是不敢下手的。

    被涂写粘贴者无可奈何,投诉无门,管理部门的对策是雇人铲除。甚至有一种论调,说广告主为清理者创造了就业机会。涉世未深的小竞,对这种理论百思不解。

    二人游毕,步入饭馆。小竞道出了对景区牛皮癣广告的反感,说凤凰巢景区想健康发展,不能让牛皮癣广告这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准备写篇文章。大竟说:“且慢,理解你的,说你想洗白景区;不理解你的,说你在抹黑景区。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还是摘下无片眼镜,戴上粉色眼镜吧。”

    ……

        2016-04-26  17:10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