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配书的语言文字部落嗑

古稀媒体人,每天发博文。纯洁汉语言,对事不对人。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考入复旦大学新闻系,高级记者(高级编辑),从事编辑工作数十年,著有《大报大刊名家名作错别字例析》《汉语新词新义》《成语纠错手册》《常见别字纠错手册》《音近词辨析手册》《行政机关公文写作与处理》《贞观政要全译》《治国理政箴言》《趣说汉字》等30余部。退休12年,出书12部。计划再写20多本,到80岁时,再视情况决定写不写。

网易考拉推荐
 
 

邂逅一蓬草  

2016-07-13 17:38:03|  分类: 友博选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邂逅一蓬草
   中原
    邂逅一蓬草 - 字虫 - 刘配书的语言文字部落嗑
          7月9号,同文友飞舟先生到郊外玉龙湖边散步,邂逅了一蓬草。这蓬草是小型面盆那么大的一丛,七八寸高。整体看,像煞了衣袂当风长髯飘逸仙风道骨文质彬彬慈眉善目笑容可掬的老者。我猜想,他是玉龙湖的不速之客,并且在玉龙湖畔是唯一独特的种族。他不与众草争芳,更不与百花斗艳,只是默默地承受着雨露阳光。既不抢占主宾之席,也不羞于见人躲进角落,气定神闲地安坐于实木游道的北侧、游人目光可及之处。随身带的小米手机,有拍照功能,想给这蓬草留个影。无奈,为了跟上飞舟的步伐,作罢。
        人回了家,那蓬草的魂儿跟到了家。他说,长了一春一夏,身边游客无数,第一次遇到我这么关注他的人。彼此还没通报姓名呢!
         咋办?第二天下午,带上小米手机、半瓶饮用水,顶着炎炎烈日到七八里外去探访那蓬草。凭着恍惚的记忆,在离游船码头不远处的游道旁与这蓬草重逢。那种感觉,犹如见到初恋情人一样亲切,只差深深一抱了。于是,小心翼翼笨手笨脚地拍了四五张照片,一步三回头地踏上回程。
       20:09,照片发到某个500人规模的QQ群,询问这是啥草。
       20:29,赵青松回复:可能是鸡爪子草。
       21:43,王培馥回复:我们叫它“羊胡子草”。老多了!
        一物多名,体现了古往今来东西南北人们的命名天赋,各有理趣,不分轩轾。可是,我更爱“羊胡子草”这个命名。有了这个名,这蓬草与我更亲近了,他将永远鲜活在我的心中。
        更叫我感动的是两位网友,如此重视我的问题且给出了绝美的答案。相信这蓬草也会记住他们!
      2016-07-11  10:40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